医生打止疼针坚持手术,是敬业还是不负责任?

编辑:达女人网2018-07-02 15:35:48减肥方法
字体:
浏览:
文章简介: 午饭后,办公室没人,淼哥坐在办公桌前看霍勒斯.贾德森写的《创世纪的第八天》。娟妹一阵风似的跑过来坐下:“淼哥、淼哥,有位妇产科男医生出名啦。这位医生叫梁福群,是安徽

 午饭后,办公室没人,淼哥坐在办公桌前看霍勒斯.贾德森写的《创世纪的第八天》。

娟妹一阵风似的跑过来坐下:“淼哥、淼哥,有位妇产科男医生出名啦。

这位医生叫梁福群,是安徽省泗县人民医院一位男妇产科医生。

6月24日早上,刚去科室,梁医生就觉得肚子不舒服,他以为只是头一天值夜班冻着了,忍一忍就会过去。

接班就开始手术,第一台是一名高危产妇,手术过程中,梁医生腹痛加剧,只能忍着。等到了第二台手术时,他已是汗流浃背.......

于是,他一边进行手术,一边让同事给自己打了支止痛针。

在第三台手术中,他实在疼痛难忍,同事用麻醉科强效麻醉止痛针给他打了第二针。

在第八台手术时,梁医生还是没抗住,倒在手术室。

B超检查,考虑阑尾炎,有穿孔的可能,必须立即手术。于是,刚刚还操刀救治别人的医生,自己躺在了手术台上。

这件事引发热议:手术台上的医生,一边站着打止疼针,一边坚持为患者做手术,是敬业还是不负责任?

淼哥,你怎么看?”

淼哥头也不抬,继续看书:“此事曝光,是宣传部门发现了他们眼中的热点,想弘扬一下医务人员爱岗敬业的正能量。

我在临床一线工作,梁医生的情况我一看就明白,于妇产科医生而言,就是普通一幕,不用过分解读。

1、病人会不会出危险?不会!

有图有真相:看站台的位次,梁医生处于助手位,主刀是科室主任石医生,估计是因为他感觉不适,石主任已经照顾他了,自己亲自操刀。

第二台手术,10点37分,第三台手术,11点53分......

剖宫产手术一般比较快,依并发症的不同,手术时间在30分钟至2小时不等,来得及做人员调整。

万一对方在手术台上倒下,从科室紧急调人也来的及,像我们这样常年手术的医生,紧急情况下一个人做完手术也不是没可能。

2、为什么不找同事顶班?不愿!

6月24日是周日,非正常工作时间,医院里只有值班人员。

病人生病,不会按时按点,所以我们上班不分节假日,都是轮班制,一般5-8天一次,保证一年到头24小时有人在岗。

将心比心,同事们好不容易轮到一次休息,要么外出学习,要么陪陪家人,我们一般都不会临时换班或者叫同事返院顶班。

值班不像平时,几位医生要负责全科室的工作,一个萝卜一个坑,新收病人、处理产程、突发病情......谁也没闲着。

3、为什么要坚持手术?不怕!

腹痛的原因有很多种,腹痛的程度也有很多种,阑尾炎的疼痛不是最剧烈的。

单纯性阑尾炎常呈阵发性或持续性胀痛和钝痛,初期为中上腹或脐周痛,数小时后疼痛转移并固定于右下腹。

有这样一句调侃:妇产科,把女人当男人使,把男人当牲口使。一疼就要休息,这不是我们妇产科医生的风格。

手术时精神高度集中,疼痛的感觉也会缓解。就像临产后宫缩痛,我会劝孕妈在安全的前提下,尽量晚一点进产房。

看看电视,和家属聊聊天,做点儿其他的事情分分心,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了。

产程需要一个过程,不以你的意志而变化;疾病发展也有一个过程,不到一定程度没办法确诊或确定手术。

开句玩笑,这是在周末,手术室只有急诊手术,其他兄弟科室的医生不在,如果在正常上班时间,串个门就能找到各个科的医生直接诊疗。

4、为什么要连打两次止疼针?不对!

梁医生开始以为是头一天值夜班冻着了导致的腹痛,估计他以为是肠痉挛,第一针应该是解痉药。

很遗憾,治疗无效,也排除了痉挛疼痛的可能,一直在手术室呆着,也没办法去按部就班的检查,估计手术很多很急,也就在一个半小时后打了强效麻醉止疼药。

因为他是医生,对疼痛的判断有经验,误判了也能及时补救,普通人可不能轻易止疼。

经常遇到病人不理解,认为医生水平差,治不了他们的病,因为没办法止痛。疼痛是很多疾病的共同症状,用止痛药会掩盖症状,延误治疗。

以目前的强力止疼药,估计继续使用还能起效,君不见打了麻醉后开膛破腹病人都没感觉吗?

这个例子需引以为戒,梁医生毕竟是专业人士,他也知道不能一直打止疼药,及时去检查,否则阑尾炎坏疽穿孔弥漫性腹膜炎挺麻烦。”

娟妹笑着说:“真是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你的视角的确与众不同。”

淼哥放下书,揉揉肩膀:“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特殊性,外界看来很光荣很伟大的事情,可能从业者觉得没什么,就是日常工作。

就拿我们科室来说,同事们都很尽职尽责,爱岗敬业。我平时喜欢随手记录一些日常工作,这些看起来,也很强大呀。